? ? 黨建之窗-陜西北元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瞧,這盛開的“牽牛花”
時間:2020-02-10點擊量:989 單位:化工分公司 作者:郭瑞芬 文章字符數: 2321 分享到:

小時侯見得最多的就是牽牛花,伴隨著清晨公雞的打鳴聲,牽牛花吹奏著小喇叭綻開出了紫色的小花。在院邊宅旁,在山地路邊,隨處可見纏繞在細細枝藤間盛開的牽牛花。它們耐暑熱高溫,生命力極其頑強。然而,讓筆者驚喜的是,雖然剛剛立春,筆者再次見到了“牽牛花”。瞧,在黑灰色的天空漸漸褪去的時候,“牽牛花”迎著這涼涼的風兒綻開了,朵朵鮮艷無比……

早上6點鐘,筆者在餐廳后廚的走廊里遇到了疫情期間臨時抽調到后勤科的檢修工段王建飛。由于都戴有口罩,筆者沒有一眼認出來。

“郭姐,你怎么在這?”

“呵呵,建飛,是你啊?我過來看看你……”為了了解王建飛的工作,筆者特意起了個早趕了過來。

2004年,王建飛進入公司,16年里,他當過聚氯乙烯分廠合成工段的操作工、主操,現如今是乙炔分廠檢修工段的一名檢修工,疫情需要又臨時抽調到綜合管理部后勤管理科幫廚打零活。

“無論在哪位崗位,不就是干活么,老員工了,還怕這些活?”王建飛和筆者交談的時候笑著說。

因筆者在2004年就和王建飛認識了,而且也很熟,所以很了解眼前的這個80后小伙。在筆者的印象里,王建飛無論干什么工作都是一把好手,沒曾想,眼前的一幕讓筆者又重新認識了王建飛。

只見他拖完后廚的走廊后,又開始收拾儲藏間的衛生,儲藏間有各種菜品和堆放的零碎燒菜備料,他仔細整理,分類堆放。

“放整齊,打摞好,為了拿取方便。”他邊干邊對筆者解釋道。

忙完這些工作后,已是早上10點鐘了,他急急忙忙地找來圍裙,一邊系著圍裙一邊說:“郭姐,我得開始刮土豆了。”說話之余,他又拿來幾個空塑料袋擱在地上,抱起一紙皮包大約100斤重的土豆倒在上面。

“一包不夠,最起碼得兩包土豆。”

“意思每天10點開始,你要刮兩大包土豆?”看到筆者驚訝的表情,建飛笑了:“哈哈,第一次見吧?每天都這樣,早上干完這些活,下午兩點半上班,要幫忙撿菜,把早上刮好的土豆洗干凈、切菜,等員工們都打完飯后,在收拾衛生。”他又補充說,“還要穿好工作服、戴好帽子、口罩,每一顆土豆都刮好,每一根菜都撿好,衛生第一,讓員工朋友們吃的放心。”

“那你幾點能下班?”

“大概下午六點后吧。”從他的話里得知他的下班時間不是固定的。

“完全一個家庭婦女的形象啊?”筆者故意逗著王建飛。

“哈哈,建飛是個好后生,是女人的話也是一個好女人。”一起工作的另一個廚房師傅笑著開起了建飛的玩笑……

辭別王建飛后,筆者來到了乙炔分廠廠辦,正好遇到背著次氯酸鈉消毒液正在消毒的崗位操作工張建,他正在給所有的辦公室消毒。

“一壺能裝有多少?”

“一壺能裝18升。”

“那分廠所有的值班室和辦公室一天下來得多少升液體?”

“得個70多升吧。”

在和張建的交談中,筆者了解到了他一天的工作量。

“郭姐,我噴完后,你先不要進辦公室,等上5分鐘后再開窗通風。”臨走時,張建還不忘安頓。

只見他轉身又進入另一間辦公室,進門后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先關窗,然后拿起手中噴槍開始地毯式、無死角的噴灑消毒水……

“這些犄角旮旯更不能放過,還有門把手也很關鍵。”

看似簡單乏味的工作,他卻做的如此一絲不茍,每到一處都是360度無死角的消毒。

筆者了解到,在乙炔分廠檢修廠房的一個房子里每天放著幾大桶次氯酸鈉消毒液,隔三天從氯堿分廠領一次,一次領200多升。張建的主要工作就是來回奔跑在這個裝有次氯酸鈉消毒液的大桶和分廠的值班室和辦公室之間,一天要跑10來次。

下午15點,筆者在乙炔分廠檢修廠房撞到了手拿剪刀和一塊薄氈的檢修工武利軍正急匆匆地沖了過去。

原來,武利軍在巡檢的時候發現發生器頂樓的除塵器傳動軸軸承漏油,他正是在趕往處理問題的路上,筆者也尾隨武利軍來到了發生器頂樓。

到了樓頂,筆者還在喘氣的時候,武利軍就馬不停蹄地開始工作了。

只見他和幾個檢修工們拆掉電機,拔掉聯軸器,拆開軸承箱壓蓋,仔細查看軸承壓蓋及軸徑,發現軸承壓蓋內的毛氈條已經磨損了不少。

“就是這個毛氈條磨損導致的漏油。”憑借多年的檢修檢驗,武利軍非常肯定。

查看完磨損的毛氈條后,他又發現軸徑處有鐵銹及毛刺。

“小王,給咱找些砂紙來,這些鐵銹和毛刺要徹底打磨。”

“軸徑要打磨光滑,這樣毛氈才能和軸徑緊密結合在一起,而且還能減小毛氈與軸徑轉動時的摩擦,且不易漏油。”武利軍給身旁的新進人員小張介紹道。

“沒有成品毛氈條,只能在整片毛氈上裁剪。”說話的間隙,武利軍又是比劃軸徑大小又是量尺寸,由于是手工裁剪,所以毛氈條寬度很難把控,要剪出合適的毛氈條,需要多次裁剪,才能裁剪出合格的毛氈條。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毛氈條終于合適了。舒了口氣的武利軍將軸承壓蓋上的毛氈安裝槽清理干凈,然后安裝上新裁剪的毛氈條,接著清理密封面,安裝軸承壓蓋,最后找正聯軸器……每一步都是那么精心,每一個動作都那么嫻熟。檢修完畢后,他開啟了除塵器,等待了半個多小時沒有出現漏油跡象,他才和同事們放心的離開了。

這就是北元人,在疫情圍困的時期,他們仍然闊步前行,像“牽牛花”一樣頑強的繞籬縈架在這片沃土上,唱出充滿信心和展望的強音:乘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編輯:李建軍


? 2元中彩票展示 国际麻将单机版官方版 东北麻将 钱龙股票分析软件 吉林十一选五开走势 竞彩指数即时指数 三明期货配资 黔友贵州麻将透视修改器 她理财是否可靠知乎 Playboy黄金 德州微信麻将群 山西十一选五 国标麻将13张下载 北单比分开奖结果彩客 打卡五星技巧 大众麻将是哪里的麻将 2012世界杯足球比分